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美文短篇 > 美文 >

彧碎

作者:砚九璃 发布时间:2018-06-01

简介

明月姣姣,悬挂在深沉夜空。荀彧伫立窗前,失神地望着那轮弯月,良久后幽幽地叹了口气。时过境迁,唯有明月亘古不变,照见他背井离乡、披星戴月的过往,照见汉宫百年的浮沉变迁,如今轻巧地将一抹银辉撒在他的书案上。

正文

    明月姣姣,悬挂在深沉夜空。荀彧伫立窗前,失神地望着那轮弯月,良久后幽幽地叹了口气。时过境迁,唯有明月亘古不变,照见他背井离乡、披星戴月的过往,照见汉宫百年的浮沉变迁,如今轻巧地将一抹银辉撒在他的书案上。
    那里整齐地堆叠着这些年来他尽心血写下的时政策文---那是他为大汉所拟的治国良方,而不是助奸佞篡权的工具。
    素笺上的一片丹心,被他悉数掷入熊熊烈火中。明艳的火光在无边无际的黑夜里不安地跃动,让荀彧想到了那夜赤壁江上,千里业火焚尽浮槎的胜景。一生皓然明志,最终只换得灰烬随风而逝。
    窗外是密如银针的雨,一针一针,深深刺入哀鸿遍野的汉庭故土。屋内萦绕着熏香,山水画屏彻寒透骨,宛若覆了厚厚的霜雪。荀彧站在空旷的厅堂里,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,只觉这府邸又幽深了几分。冷风穿堂面过,带着凄清而忧悒的意味。如斯寂寥中,荀彧不由想起那个细雨蒙蒙的夏日午后,自己入营拜见曹操的情景。犹记当时,那人目光灼灼,语气铿锵。
    那也是一个雨天,他离开袁绍投奔曹操。告别冀州故苑时,他踌躇良久,终未留只言片语,转身没入昏沉雨色中。
    那天,曹操握住他的双手激动不已。他带着脾睨天下的气势对他说:“此吾之子房也。”
    在空灵清越的雨声里,他们谈了许久,推心置腹,宛若故人重逢。曹操将他比作张良,大抵是对他才华卓见的肯定。
    时至今日,人心易变,连荀或自己也分不清,他是真想尽心辅佐曹操,还是不过想靠他复兴汉室。如今看来,于情于理,荀彧都失败了,既未遇到知音,也未达成夙愿。
    自此他就留在了曹操身边,为他运筹帷幄。有时荀彧笃信,自己或许注定将与曹操紧紧相连,荣辱成败,如斯尘缘。
    他亲自回了一趟颍川,那里是依山傍水的风雅之地,仿若人间仙境。他将昔日同窗和少年才子都引荐给曹操,曹操向来欣赏荀彧居中持重、温良恭俭的品格,自然对他信任有加。
    后来他建议奉迎天子,建都许昌。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来到洛阳,他怀着万分感慨,随曹操踏入这座风雨飘摇的古都。荒凉破败的皇宫正殿里,他看见宝座上有一个着龙袍的少年天子,九旒冕垂下的玉珠相互碰撞,余音回荡在凄凉寥落的大殿内。这个孩子是汉室复兴的希望。
    眉目清秀的小星帝也望着他,墨眸清激见底,却透出一丝惶恐。
    堂堂皇室沦落至此,几朝旧事已成惘然。荀彧感叹许久,而后遥遥凝睇曹操的身影,又自顾自笑起来,曹公定会兴义兵以匡扶汉室,使得海晏河清。
    带着这份美好的憧憬,荀彧更加尽心尽力地为曹操做事。那是他一生中最辉煌的时刻,官至尚书令,扬名当世。
    偶尔静下来,荀彧一遍遍摩挲那些记载着时政策文的竹简,默诵那些文字。灯昏残卷,皓首成霜,荀彧总想待天下清明便从容归去,任余生繁华落尽。可惜韶光易逝,终究是他看错了人,或者人心本就易变。荀彧拦不住早已暗生野心的乱世奸臣,也阻止不了汉室一步步走向灭亡。
    他一心景仰和辅佐的曹操居然请封魏王,加赠九锡,不轨之心昭然若揭。
    荀彧想到郭嘉出殡的情景,听闻远在柳城的葬礼一切从简,故交旧友倾尽一生却未知这虎狼之心。
    那日曹操向他问询晋爵国公、备物九锡之事,他再也不顾虚有其表的知遇情谊,一语道破多年积怨,“丞相本兴义兵,匡扶汉室,当秉忠贞之诚,守退让之实。君子爱人以德,不宜如此。”
    曹操听了这话,敛尽寒光的眸子里闪过一丝错愕,而后挥袖离去。
    也有人劝诫过他,让他看清天下大势,所谓合久必分,大汉绵延四百余年,终归寿数将尽,又何必反对丞相称王?
    荀彧不置可否,多年赤心如一,数载韶光消逝,他依旧温良如水,却秉持着对汉室无比坚定的忠诚。
    也许,往昔追随曹操便是踏错了路。缘分是有的,只可惜,他到底不是张良,又怎能得遇刘邦?
    曹操将他留在寿春,却仿佛将他困于囹圄。在一个萧瑟寒凉的秋日,一位使者打马而来,将曹操所赐之物郑重地交给他。
    他打开雕花繁复、做工考究的木质食盒,心一点点凉下来。三层皆空---三十年来终无汉禄可食。他想要的答案,到头来却如此讽刺。
    火光渐弱,缓缓吞噬掉最后一片竹简,连同笔力遒劲的文字一并化作虚无。愿竭微末之才,辅佐中兴之臣......

    残阳如血,曹操掀开帘子,瞥见枝叶交错间漏出几抹灿金,似夕阳拼力决绝而下。他忽地想起多年前那个细雨朦胧的日子,那个温润谦和的男子投奔到他的帐下,眉目间也是如此决绝,与他谈论汉室兴亡,天下纷争。他记得自己表明了心迹,然而在那顶狭小的营帐内,他究竟说了什么,却始终记不清楚了。
    荀彧命绝是意料之中的事,他却惶惶想到绝弦于钟子期的伯牙、覆醢于子路的仲尼。回过神来,曹操思索良久,然后对驾车的仆役摆了摆手。
    金光明耀处,华贵富丽的车驾绝尘而去,丹楹刻桷的府邸依旧笼在一片斑斓色调里。唯有高悬的牌匾上,“荀府”二字笔走龙蛇,算是彻底藏在阴影里了。

砚九璃其他短篇

随机推荐短篇

本书评论

当书手机版与PC版同步  北京时间: